查看: 2|回复: 0

女人的友谊

[复制链接]

1287

主题

1287

帖子

4052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052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女人的友谊是分阶段的。这一点,在我身上极为明显。
  
  23岁之前,我总共有过两个比较要好的女友。一个叫虹,一个叫颖,她们都是我的同学。
  
  和虹的友谊开始得比较早。那时候我刚上初中,因为父亲工作调动,我们把家搬到他单位所在的小城,我也因此转学到这座小城的初中。两个小城离得不远,坐车只一小时路程。但是新学校我一个人都不认识。上课的时间还好过,下课的10分钟却极为难熬。我独自坐在座位上,或站在教室一隅,没有一个人上来和我搭话。那一刻,我孤单得要命,真想转回原来的学校。
  
  虹是第一个过来和我说话的人。就这样,我们好上了。一直到初中毕业,我们都是最要好的朋友。所谓好,也就是下课一起玩,放学一起走,一起到她家或我家写作业,铅笔和橡皮共用。遇上欺负她或欺负我的男生,一起和他们断绝关系不说话。那个时候,友谊就是这么简单。但是简单并不等于不深厚。当虹告诉我她初中毕业要随父母回老家去的消息,我哭了一下午。整整一个假期,我们都在告别,她走的时候,还是泪洒车站。三天后,我们同时收到对方的信。以后,我们的友谊就通过书信维系着。高二时,她来信说不读书了,准备参加工作。不久又来信说有了男朋友,以后信就少了,再后来就中断了。
  
  我曾经怨恨过虹,不明白她为什么有了男朋友就放弃我,放弃我们的友谊。直到后来我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放弃了颖。那一年我23岁,刚刚迈出大学校门,踏进婚姻的门槛。
  
  当我从婚姻这道门槛迈出时,我已经34岁了。这11年中我几乎没有女朋友。所谓男朋友倒有几个,可是我发现随着我身份的改变,我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,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。我主动撤离。那段时间,我的电话前所未有的少,有时候几天都不响一次。有一天,那是一个晚上,我正在看书,电话突然响了起来。吓了我一跳。会是谁呢?这么晚了。
  
  我有些疑惑地拿起话筒,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。她说出自己的名字,我想起来,我们曾在一次笔会上见过面。我想和你谈谈,她说。我礼貌而冷漠地拒绝了她。她犹豫了一下,然后坚持说:“我想和你谈谈。”大概是怕我再拒绝吧,她又接着说:“我的经历非常坎坷,我曾经和一个精神病人一起生活了6年,离婚离了3年。”我半天说不出话来。那一刻,我知道我获救了。在此之前,我一直以为自己最痛苦受伤最深,但是比起她来,所受的一切就算不了什么了。
  
  直到现在,已经三年了,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的情景。好像是上帝安排好的,从那天起,我开始相信有上帝了。我相信冥冥之中真的有一个上帝存在,我们称之为命运的东西,他早就都安排好了,只是你不知道罢了。上帝给了我女孩子的友谊,再让男人们拿走。然后,男人走开,又把女人放了进来。
  
  一个女人,只有经历了男人的感情之后,才会真正理解女人的友谊,珍惜女人的友谊,享受女人的友谊。比起男人的感情来,女人的友谊更纯粹,没有一点友谊之外的味道。
        白癜风诚信医院-白癜风医院诚信承诺-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科学大讲堂-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